挪威人口五百一十万,是西方发达国家里最富有的国家,2013年人均国民产值10万美元,接近其他北欧国家的两倍。挪威的富有,离不开挪威的油气资源。挪威去年的油气产量达到每天三百七十万桶,油气产值占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一。相比之下中国每天国内的油气产量也只不过五百三十万桶,油气产值占国民收入的百分之二。

 

在这巨大的石油财富背后,鲜为人知的是挪威政府在石油财富方面的合理管理利用。挪威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发明创造了石油开采中的区块招标模式。这个招标模式对世界油气开采产生巨大影响,几乎被所有的国家包括美国采用。石油生产的利润,78%以税收的形式上缴国家。这个政策保证的国家财富的全民所有,杜绝了许多国家出现的少数寡头掠夺公有资源的机会。为了防止资源财富迅速增加引起的所谓的荷兰病,挪威把相当一部分石油收入放在一个国家基金。目前这个国家基金总价值已达到五万一千亿克朗,人均一百万挪威克朗。

 

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合理政策的指导和刺激,挪威人并没有坐在财富上坐吃山空,而是充分的利用充足的资金在多方面开拓发展,尤其是在高技术高附加值的产业。维金人的冒险传统,结合平等宽松的企业文化,赋予的挪威极为强大的创新能力。军工方面他们有全世界最先进的空对舰舰对舰隐形远程导弹,IT行业有众所周知的Qt平台和Opera浏览器,当然,挪威技术实力最强最为领先的莫过在传统的造船航运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海上石油勘探开采行业。

 

挪威漫长的海岸线,决定了历史上船运一直是主要的交通工具。挪威的航运业按船队的总吨位数一直都排名世界前茅。就是到了现在,仍排在前十名之内。 怀金人的冒险性格,造就了一代又一代著名的航海家和冒险家。最著名的就是寻找北冰洋西北航道和第一个到达南极的阿蒙德森(Roald Amundsen)。

挪威海运业的发达,离不开历史背景上的地理人文传统。虽然挪威的常规造船工业已经风光不再,但在特殊船泊的设计和制造方面,挪威可以说是领导世界新潮流。在高端船用仪器仪表方面挪威在世界上占有相当的一席之地。

 

今年是挪威船级社(Den norsk Veritas, DnV)成立150周年,它是世界上最具传统的三大船级社之一。这也是另一个方面印证了挪威航运业的巨大优势。在兼并了德国船级社之后,挪威船级社论规模已经跻身于世界第一。

 

随着60年代末挪威北海大油田的发现和开发,海上石油地震勘探方面技术也随之突飞猛进。许多革命性的创新,是在挪威实现地。1991年成立的PGS是当今世界上三大海洋地震勘探公司之一,另外两家也是在兼并了许多挪威公司的基础上发展壮大的。如最大的WesternGeco就是在八十年代末吞并了当时技术最先进的挪威的Geco而成为行业的龙头。近十年发展起来的海上电磁勘探技术,完全是挪威独自完成的创新典范。

 

海洋石油开发和生产最明显的标志就是钻井和采油平台,可以说是人类海洋工程集大成之作品。1996年投入使用的世界上最大的Troll气田平台堪称为海洋工程的一个奇迹。平台总高达472米,重达68万4千吨,加上压舱水总重1.2百万吨。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其建造技术上要求就非常高,更重要的是得把它拖运两百多公里,准确的沉放在所预定水深303米的位置上。不但是平台的建造技术标准,还有平台的安全生产管理流程,挪威都为世界的楷模。自1980年Alexander Kielland平台倾覆事故后,由于安全标准的提高,在挪威海域的两百多个平台几十年来没有发生过重大的安全事故。

 

正是因为建造管理和安全使用平台的巨大成本,近年来通过远程遥控操作安装在海底的全自动化石油开采设备成为这个行业的新的发展方向。挪威在这个新的领域又一次引领世界潮流。可以想象,在几百甚至上千米的水深条件下对设备的耐用及可靠性(至少二十年使用寿命)是如何的一个技术挑战,还有设备的水下安装监测和维护仍有很多没有完全解决的问题。

 

挪威连续几年荣登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标国际排名的榜首,即所谓最适合人居国家之首。挪威的成功,归功于治理国家的基于财富全民共享社会民主经济理念,长期稳定一致的税收杠杆政策, 充分利用市场和行业以及资金的优势,刺激技术的不断创新发展。不仅挪威许多领域的高新技术,更重要的是在这背后的整个政策发展机制, 尤其值得我们中国好好学习。

一个华人工程师眼中的挪威

叶三余